李德林:谁是“中国好前夫”?内幕交易再现案中案

时间:2023年01月13日 08:52:20 中财网
  意见领袖 | 李德林

  忘不了你的泪,忘不了你的好,忘不了醉人的缠绵,忘不了你的誓言。中信建投的一位投行家刘先生忘不了他娇美的前妻刘佳音,每天都要电话,还给前妻投喂内幕信息,没想到前妻的奶粉钱没有赚到,反而掀开了一桩内幕交易窝案的冰山,谁才是真正的大玩家?

  2019年,刘先生收获了翠微股份资产并购的业务。2019年10月8日至11月8日,海淀国资多次组织会议,商讨翠微股份并购方案,欲将海科融通支付服务股份有限公司注入到翠微股份,海科融通的第一大股东是海淀科技,乃海淀国资控股企业,跟翠微股份同属国有企业,翠微股份的并购案成功率极大,二级市场炒作风险极小。

  中信建投作为翠微股份并购案的独立财务顾问,2019年10月10日、11月1日,刘先生作为项目负责人两次参加了翠微股份并购案的商讨会议。10月8日至21日,10月23日至31日,这两个时间段内,刘佳音每天都接到前夫刘先生的电话,身为翠微股份并购项目财务顾问负责人,刘先生跟刘佳音在此期间联络频繁。难道刘先生对前妻旧情复燃?

  金融精英们不像那些土豪,为了博得美人一笑,除了各种送礼品,出入奢华场所,没啥有技术含量的。刘先生跟刘佳音通话期间,有没有旧情复燃不知道,但是在10月17日,刘佳音从银行取出了50万现金,18日存入到刘某瑶的证券账户第三方存管银行账户,刘佳音在22日操作刘某瑶的账户,银证转账51万元,分别在22/23/29日买入翠微股份

  刘佳音不知道是自己老练,还是受到刘先生的指点,她操作的刘某瑶的账户开立于2013年8月,属于一个老账户,买它个几万股,没有人会怀疑。只是这个账户闲置了一年多,突然转入一笔大额资金,而买入的股票只有单一的翠微股份,这让聪明的刘佳音陷入了尴尬境地。刘佳音跟刘先生通话时间与交易时间高度吻合,交易行为异常难以合理解释。

  刘佳音不服气,说刘某瑶的账户由刘某瑶决策控制,无论是资金还是获利都归刘某瑶享有,交易行为没有明显异常,跟刘先生获知内幕信息的时间及通话联系并不高度吻合。监管没有采信刘佳音的辩护,除了刘先生是刘佳音的前夫,离婚后,刘佳音抚育孩子,资金往来频繁,关系密切,更重要的是,刘某瑶是刘佳音的姑姑,资金流水、账户登录等都有证据在案。

  刘先生真是中国好前夫。最终,监管认定刘佳音进行了内幕交易,坐实了刘先生向刘佳音投喂内幕信息。在翠微股份的内幕交易案中,除了有剪不断情丝的投行家跟前妻外,海科融通第一大股东海淀科技董事杨刚同样卷入内幕交易案。在并购案商洽期间,杨刚同内幕知情人、海科融通的财务总监两次通话,杨刚的老婆陈攀攀用自己的账户买入翠微股份

  刘佳音内幕交易买入5.16万股,盈利11.8万元,陈攀攀买入4.6万股,盈利11.56万元。很显然,同居的妻子比离异的前妻无论是买入时机、成本、盈利能力,陈攀攀都高于刘佳音一筹。而真正通过内幕交易赚大钱的却是一位跟翠微股份整个并购案核心人士毫无关联的李景海。一位参与并购案的林姓高管,跟李景海通话四次,李景海就赚了446.65万元。

  刘佳音的前夫是项目的负责人,陈攀攀的老公是项目大股东的董事,而李景海跟项目任何一方都没有直接关系,唯一的就是跟林姓高管通话4次。李景海胆子很大,陆续买入334万股,成交2173万元。李景海交易大胆,足见他对自己得到的内幕信息很自信,除了信息的精准以外,他能够不断加仓,给他内幕信息的人在很大程度上能促成项目交易成功。

  现在核心问题来了,翠微股份内幕交易窝案中,无论是股东方,还是财务顾问方,都出现了内幕信息泄露,按照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关于内幕交易罪规定第三十五条的规定,交易金额累计在50万元以上,或者多次进行内幕交易,泄露内幕信息的,应该立案追诉内幕交易罪和内幕信息泄露罪,那么李景海的交易金额已经超过50万元。

  按照证监会《上市公司并购重组财务顾问业务管理办法》以及《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财务顾问业务指引》,中信建投在接受翠微股份的财务顾问委托后,投行部应该指定两名财务顾问主办人负责。而主办人应该亲自组织并直接参与对上市企业重大资产重组活动的尽职调查,全方面评估活动影响、效果和风险,并在财务顾问报告上签字。

  按照监管部门披露,中信建投派驻翠微股份并购案的负责人刘先生,将内幕信息披露给了刘佳音,严重违反了管理办法和业务指引中,担任独立财务顾问期间,不得进行内幕交易、操纵市场和证券欺诈的规定。那么一直以项目负责人身份参会的刘先生到底是谁?很显然,作为独立财务顾问报告上两位签字的负责项目的主办人都不姓刘。

  令人玩味的是,整个报告签字页上,只有部门负责人和中信建投法人授权代表两个地方都有刘乃生的签字。刘乃生是中信建投执行委员会委员,投行部行政负责人。中信建投有10多位执行委员,均为公司的核心管理层,刘乃生是中信建投投行部当之无愧的老大。作为部门负责人,刘乃生按照规定要签字,那么匿名的刘先生到底是谁?


  从监管披露的信息看,匿名的刘先生确定为翠微股份并购项目的独立财务顾问项目负责人,参加了翠微股份并购重组的会议,如果他没有被指定为项目负责的主办人,他以什么名义参加了需要高度保密的会议?如果作为负责的主办人,为何不在财务顾问的报告上签字?如果允许以负责人身份介入具体业务,而不公开签字,无疑给内幕交易留下了一个黑洞。

  监管机构三令五申,要求上市公司涉及到的签字,都需要为自己的签字负责。翠微股份的并购案中,作为独立第三方财务顾问的中信建投,唯一刘姓签字为刘乃生,而恰恰给前妻投喂内幕信息的也姓刘。刘先生到底是不是刘乃生?还是另有其人?如果另有其人,而不在报告上签字,那么中信建投翠微股份并购案中的签字行为就涉嫌虚假签字等问题。

  内幕交易跟赌场偷看底牌如出一辙,最终割的都是遵守规则人的韭菜。前夫哥煞费苦心,前娇妻赚得11.8万没有落袋为安,除了被没收,还罚款了35.5万元。杨刚和李景海同样遭遇了巨额的罚没。内幕交易本质上就是做贼,莫伸手,伸手必被捉。面对中国好前夫他们的内幕交易,也许,老百姓会说,他们那都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本文作者介绍:著名财经作家、《德林爆语》主持人。三分钟财经脱口秀,每天一个资本真相,微信公众号:delinshe)
各版头条